blackjack
分類選單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5>打破吳念真的「神話」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要從「老莫的第 2 個春天」再談吳念真,我還可以談好幾篇,也有興趣再寫幾篇,但邊際效益會遞減,搞到大家很煩非我所願,過一陣子再寫了。

吳念真此人擅作形象,一般媒體對他都很友好,最近吳念真要在公視拍新戲,要「探討知識分子的傲慢」,報導說「 一個是高學歷在外商公司上班的妹妹,一個是老實善良當清潔工姐姐,這對不論職業還是學歷都相差極大的姊妹,因為不同的價值觀,引爆出一連串的情感糾葛,導演吳念真一反過去人間條件系列呈現出的溫暖和幸福感,這回改以冷酷的方式來探討知識份子的傲慢。 」,吳念真自己呢?

在「多桑」一片中,我還記得當吳念真考上大學後他爸去看他,好像有這麼段劇情,他爸爸拍他的肩說:大學生厚 …

現在連博士都滿街跑,但以前的「大學生」可不一樣,或許吳念真自認沒有「知識份子的傲慢」,但這部戲確實充滿著傲慢:漢人的傲慢、高級本省人的傲慢、階級優越的傲慢。

吳念真擅玩弄悲情, ieuy 網友說:

我覺得你不清楚導演和編劇要做的事情是什麼 .

電影呈現出來的是導演要表達的 ,

編劇只是寫出劇本 .

大部份的導演都是照著自己的意思改過劇本 .

演員穿戴服飾、如何表演動作 , 都是導演完全負責的 .

另外 ,

老莫的編劇確實是吳念真 ,

但是 , 導演是李佑寧 , 他是外省人 .

固然導演可以改劇本,但這部戲的電影劇本與原著劇本都是吳念真,李佑寧是外省人又怎麼樣?我前幾天剛好看過一篇談外省人的論文,談的是「海南村」,指導教授是張茂桂,這個研究生提到了眷村與非眷村老兵的問題,部份談的非常直接,但我看張茂桂在關於外省人的討論上依然故我,還是只從眷村階級談外省人。前幾年台灣外省人協會辦眷村活動,我去三重一村看,裡面的一位老婆婆問我,你們紀念這些作什麼?

確實,若以老莫或「海南村」的立場,我也搞不懂張茂桂在紀念什麼?

我在幾年前寫過一篇「 風和日暖下的台灣外省人 」指出「 其次,高格孚對他的採訪取樣似有過度解讀之虞,他常用的口吻是「我特別去分析…」(如 p.141 ),然後冠以「最統派」,他所訪問的對象也不能具有相當的代表性,他還放大了某些人的地位,以他常提及外獨會來說,根本與草根外省人無關(見 評「外省台獨」(與外省政治) by 賴 義雄),外獨會或台教會的一些外省人與我所接觸的人來說,根本有階級上的差別,台大教授駱明慶寫過「誰是台大學生」表示了一些特定族群外省人的階級(也包 括他自己),但如高格孚自己所說「在台灣許多角落,也存在很多來自窮鄉僻壤、孑然一身的軍人,在退役後過著窮困潦倒、晚景堪憐的生活…」( p.31 ),這卻是他們所忽略的!還記得嗎?前幾年把軍校資格給聯招榜首的雷家佳就是一個著名的例子,而且還為數不少。 」, 吳念真對原住民根本沒有同理心,我冤枉他了嗎?他根本是以「知識份子的傲慢」在寫作

雷家佳把國防管理學院的公費機會讓給九二一受災戶的台中女中畢業生張穎華,幾年後張穎華以第一名的成績從國防大學畢業,雷家佳家裡發生變故,張穎華全然不知,這就是媒體當初湊合的「好姐妹」。

後來我才知道,張穎華的姊姊也是國防管理學院的學生,當國防管理學院的學生每月有 1 萬多好拿,畢業後以少尉任用,起薪直逼 4 萬 2 … ,台灣媒體當初怎麼報導 張穎華我還記得,那堆報導間接觸發了雷家佳的放棄,台灣媒體真是濫情。

雷家佳也是原住民。

很多事你不去瞭解是不知道的,吳念真運用一般他自以為的「常識」幻想寫了這個劇本,醜化外省人與原住民,他當然可以對我的批評不同意,但也不能改變我的看法,他確實濫用了他的權力,包裝在虛假的關懷下。

再以一段戲說明,老莫拿錢去給營長,怎麼看營長都不像沒錢,自己的房子用租的,生活也不好過,為什麼要拿錢給以前的長官?

何況老莫有老婆,她也懷孕了,難道營長是詐財的邪教領袖?

這類荒謬的劇情是外省人導演想得出來的?這種東西不勝枚舉,高級本省人吳念真太不瞭解底層外省人,一廂情願的亂掰,如果有人亂扯九份礦工的故事還醜化他們,高級本省人吳念真會不吭聲?

他確實瞧不起他們,我很遺憾。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9/30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