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金門部落
分類選單

解顏望忠宦績之謎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解顏望忠宦績之謎 清道光版《金門志》中並沒有記載到顏望忠,六十八年版的《金門縣志》在武秩表中載:「顏望忠賢厝人,澎湖鎮總兵。」《認識金門小百科-武績人物篇》:「顏望忠(?-?),金城鎮賢聚人,官拜澎湖鎮總兵,這是《金門縣志.人物志.武秩表》對這位總兵唯一的表述。據《顏氏族志》載,金門顏氏始祖顏必和於宋初由永春遷居來金,歷代人才輩出,但《顏氏族志.桃源顏氏科名鏈.功授表》,未見顏望忠相關載記。顏望忠何時出任澎湖總兵,詳情待考.澎湖乃東南海疆重鎮.顏望忠職掌澎湖鎮總兵,其被椅重程度可想而知.但《澎湖廳志.武職表.名將錄》皆不見載述,就是【水師總兵】亦僅羅列「吳宏洛、王芝生、周振邦」三人.顏望忠宦績竟成為待解謎題。
這樣的說法,引起筆者小小的好奇心,那來解謎看看了!
在張子文《臺灣歷史人物小傳—明清暨日據時期》:「顏望忠,字號里貫未詳,為鄭成功的部將。
初任後提督右鎮,永曆十三年(1659)從征南京,鄭軍潰敗、諸鎮兵將星散,奉令收拾中提督官兵。十四年升智武鎮總兵,曾大敗清軍於金門、廈門兩島,後改駐南溪。永曆十五年五月與黃安等率二程官兵從入臺灣;六月紮屯北路平大肚王國,乃改領中權鎮長駐臺灣。十七年鄭經靖難將回到思明,委其守東寧,足見其地位之重。十八年鄭經失金廈兩島,率全師退入臺灣,顏望忠改屯兵柴頭港。十九年二月偵報施琅將率清軍攻澎湖,慨然請纓出守;六月施琅船被風飄回,情勢稍緩乃班師回台。永曆二十二年六月清朝水師游擊鍾瑞(即金漢臣)反正,前往接應,因事洩漏,無功而返。二十六年正月與統領楊祥上書啟「願領兵征呂宋,以廣地方」,事為馮錫范所阻,未果。其後事蹟不詳,應卒於東寧。」
《從征實錄》載:「永曆13年(1659) 八月七日,行委楊富管理正兵鎮事。派各地方發各鎮官兵休養訓練:援勦後鎮劉猷、後提督右鎮顏望忠札右提督原札溫州石塘一帶地方…。」
《從征實錄》載:「永曆十四年(1660) 二月二十六日,陞後提督右鎮顏望忠為智武鎮。」
《海上見聞錄》卷二有記載:「庚子順治十七 海上稱永曆十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泉州清船二百餘號。駕到洋芝澳。陸路兵山上紮營放礮。船依山邊而行。遂進至圍頭。賜姓令林察、蕭拱辰等泊劉五店。遏止圍頭。清船不得入同安港會合。 行戶官鄭泰將前派守圍頭官兵船隻。一盡防守金門。抛泊城保角。以防廣海許龍等船。撥右虎衛陳鵬守五通高崎等東一帶。撥援剿前鎮戴捷守高崎寨。殿兵鎮陳璋、前衝鎮劉俊、智武鎮顏望忠守澥保寨。」《靖海志》載:「順治十七年(1660)四月二十六日成功撥右虎衛陳鵬守五通、高崎東一帶,撥援勦前鎮戴捷守高崎寨,殿兵鎮陳璋、前衝鎮劉俊、智武鎮顏望忠防守澥保寨並赤山坪,遊兵鎮胡靖防守東渡寨。《臺灣外記》載:「四月二十六日,報『泉港水師船二百餘號出到祥芝澳,陸兵登岸。其船傍山邊而行,來泊圍頭,兵仍劄營』。功隨差快哨馳令與林察,將所帶戰船回泊劉五店禦止圍頭水師,勿使入同安港。戎政王秀奇、楊朝棟總督高崎等處,宣毅左鎮黃安協同兄泰守金門城仔角,右虎衛陳鵬、遊兵鎮胡靖、殿兵鎮陳璋守五通、高崎,陸路援勦後鎮張志為水師應援,宣毅前鎮陳澤、宣毅後鎮吳豪守倒流寨,中衝鎮劉俊守蟹仔寨,智武鎮顏望忠守赤山坪(廈門北側),右衝鎮蔡祿守東渡寨,仁武鎮康邦彥守神前,後衛鎮黃安、左衝鎮郭義、前衝鎮劉巧、援勦前鎮林明往同安港。」
《臺灣外記》作者為清代江日昇,為南明將領江美鰲之子,內容係江日昇之父口傳,體裁是介於史書和章回小說之間,描述明鄭時期事蹟。書中顏望忠出現許多,因此也列舉出來,跟正史的內容並沒有差別太多。
 
《海上見聞錄》卷二記載:「順治十八年(1661)(是歲,順治駕崩,康熙登極)、海上稱永曆十五年。五月初二日,二程黃安、劉俊、顏望忠、陳瑞、胡靖、陳璋等俱到臺灣。」《靖海志》一樣的記載:「五月初二日,二程黃安、劉俊、顏望忠、陳瑞、胡靖、陳璋等到臺灣。」《臺灣外記》:「順治十八年辛丑(永曆十五年) 五月,黃安、劉俊、陳瑞、胡靖、顏望忠、陳璋等六鎮統船二十隻至臺。」
《台灣鄭氏始末》載:「順治十八年(1661) 夏五月,改赤崁城為承天府,楊朝棟為府尹;置天興(在今臺灣縣東四十里)、萬年(縣東南二十里)二縣,以祝敬、莊文烈為知縣。黃安、顏望忠等率師繼進,授安為右虎衛,招沿海居民之不願內徙者數十萬人東渡,以實臺地。」
《續明紀事本末》載:「康熙元年(1662)十一月,鄭經入臺灣,抱襲而哭曰:『幾為奸人所害』。待之如初,眾大悅。使顏望忠守安平、黃安鎮臺灣,督諸軍;己還思明。」
《小腆紀年》載:「康熙元年(1662)十一月。乃命統領顏望忠守安平鎮、黃安提調軍務,而率舟師回廈門。」
《臺灣外記》載:康熙二年(1663)(永曆十七年。按永曆於康熙元年二月間被吳三桂追至緬甸,被弒已死,天下咸知。成功以路遙凶信未確為辭,仍存故朔,經遵守之,附稱永曆年號)正月,經將安平鎮交統領顏望忠鎮守。
《臺灣鄭氏始未》也有一樣的記載:「康熙二年(1663)春正月,經使顏望忠守安平、黃安督承天府南北路,而自率全斌等還思明,即王位,稱永曆十有七年。
《臺灣外記》康熙四年(1665)(永曆十九年) 二月,偵報:『施琅將船欲出攻澎湖』。鄭經會洪旭、黃安、陳永華、顏望忠、馮錫范、楊祥等商議。顏望忠曰:『望忠受恩兩世,當此危急之際,敢惜微驅而不向前乎』?經大悅,撫忠背曰:『今日得公前去,余復何慮?到澎,當相地擇險,據要設備以待』!忠領命。經令洪旭抽各鎮屯田者十之三,又撥勇衛、侍衛各半旅,共萬有餘人,分配大熕船二十隻、鳥船、趕繒各十隻,合戴捷、薛進思、林陞、林應等舟師禦敵。又令劉國軒帶一旅守雞籠山,何祐帶一旅守大線頭。
三月,顏望忠至澎湖,就娘媽宮屯設大營;於左右峙各整炮臺,令戴捷、林陞二鎮守之。五月,琅等悉回海澄。顏望忠列船澎湖,後偵知琅等船隻被颶風打散仍收回廈門,申文寬限;亦即報經。六月,經馳令薛進思同林陞守澎湖各島。調顏望忠所帶諸軍與戴捷等船隻班師回臺灣。經大犒賞。」
《續修澎湖縣志(卷二)|地理志》永曆19年(1665),施琅再度攻打澎湖。鄭經得知此事,抽調屯田士兵,命顏望忠率往澎湖駐防。3月,顏望忠抵澎湖,於娘媽宮屯設大營,並於左右兩方整建砲臺,分令戴捷、林陞鎮守。4月16日(1665年5月30日)中午,施琅自金門料羅灣出發。當夜雖有起風,但仍可行船。17日午時,船隊駛抵澎湖口,突然狂風大作、暴雨傾盆,船隻受損、船隊衝散,施琅只好撤回。顏望忠偵知清軍失散之船隊集結於廈門,因此並未立即自澎湖撤防,直至6月,鄭經命薛進思、林陞留守澎湖,顏望忠才班師回臺。」
 
《臺灣外記》載:康熙七年(1668)六月,水師提標遊擊鍾瑞(原同郭義、蔡祿獻銅山投誠者)見琅留京,水師缺裁,而移駐信到,乃與中軍守備陳陞謀劫海澄,遣人出廈門通江勝。勝代瑞轉請於經。經接啟大喜,即遣統領顏望忠帶船十隻到廈門,同江勝接應鍾瑞。瑞謀不密,業為陸路提督王進功所知,密召騎步,星夜來海澄擒瑞。瑞知謀洩兵至,情急棄妻子,隻身奔出界外,登太武山放火。適有透越船,載瑞過廈門見江勝、顏望忠。忠知事不可為,同瑞過臺灣面經,陳其「負恩叛銅山」之罪。經曰:『此乃萬二、萬七奸謀,非爾所能左袒者。今誠心來歸,竭力相助,切勿疑二』!瑞叩首稱謝。」
《臺灣外記》載:「康熙十一年(1672)(永曆二十六年)正月,統領顏望忠、楊祥會啟:『願領兵船征呂宋,以廣地方』。馮錫范曰:『呂宋乃黎國埠頭,其地並無所產;況年已納貢桅舵。今若征之,有三失焉:一、師出無名,有失遠人之心。二、殘擾地方,得之不足為吾臂指。三、欲守之,有鞭長不及之勢。況年來安守,幸爾豐熟,豈可妄興無益之兵』?遂止其議。
《鄭氏關係文書》內容均為清康熙初年鄭成功歿後閩海發生變化之原始資料。載:「偽鎮姓名開列:偽統領中權署總兵官都督同知顏望忠(在臺灣)。」
 
註:鄭氏陸軍中權鎮在小竹里建立「中權莊」進行屯墾。即今高雄林園。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