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金門部落
分類選單

林豪墓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清咸豐九年進士 林豪的故居在金門金城莒光路上,民國六十年代從二落大厝改建成三棟二樓式店屋,在二樓門額上重塑林豪高中「文魁」時的匾額,也就是光耀門楣了。

林豪:年代:1831 - 1918字嘉卓,一字卓人,號次逋,福建金門後浦人。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中生員,咸豐九年(1859)取進舉人。其父林焜熿,字遜輝,歲貢生享有文名,曾修纂《廈門志》。同治元年(1862)年應淡水族人林向榮之邀,東渡來臺,時彰化戴潮春之亂正熾,於艋舺巧遇奉檄辦團練之林占梅,受邀至竹塹潛園任西席。寓居4年中,占梅與之論詩之餘,嘗屬其筆札戴案之事。林豪曾親歷戴案現場,與野老訪談,實事求事,分類編次,附以論斷,寫成《東瀛紀事》2卷。1873年淡水廳同知嚴金清委林豪纂修《淡水廳志》,隔年事成,因獲聘澎湖文石書院而離台。光緒4年(1879)年林豪得見陳培桂重修之《淡水廳志》,作〈淡水廳志訂謬〉一文,訂其訛謬。光緒4年(1879),澎湖通判蔡麟祥聘林豪為文石書院主講,主持修志,完成《澎湖廳志稿》16卷,未刊行,在臺灣的修志生涯並不順遂,《淡水廳志》與《澎湖廳志》都遭到修改甚至嫖竊,無法依原著的寫作精神出版,可謂不幸。
光緒八年(1882)年返回故里,重修《金門志》。光緒十八(1892)年再修《澎湖廳志》。光緒三十二年夏(1906),林豪與林資杰等金門仕紳多人,集資五百元,購石續修建位於後浦同安渡頭的金門石橋,稱「共濟橋」及渡頭增築路亭一座,稱「共濟亭」,供過客休憩,既免病涉又可肩息,民皆稱便。

清代科舉制度中一種慶賀儀式。清制.童生考入州、縣學•謂之入學或入泮、遊泮。自此時起至期滿六十年時,須再行入學典禮,如初入泮之新科童生。以作爲曾考中生員(秀才)而享高壽的慶典,謂之重遊泮水。

林豪文學作品亦夥,如《誦清堂詩集》、《誦清堂文集》、《瀛海客談》、《潛園詩選》、《俗語對》則是金門諺語的首本蒐集作品;惜除《誦清堂詩集》外,大多亡佚。宣統元年(1909),重遊淡水,選授連城縣學教諭。

而存在浯江書院內的道光十六年林焜熿創修的《金門志》,及其子林豪於清同治十三年續修計六冊三十萬言的《金門志》及仿宋體木刻版,最後竟被士兵拿來當材火燒火煮食化為灰燼了。而其墓碑更在民國三十八年後遺失!

記錄裡記載的是光緒八年返回金門,但在光緒七年林豪所就寫下「建造金門石橋碑記。」現在存在文化局的碑林中。

郭哲銘注釋的「誦清堂詩集注釋」寫到林豪是位擁有豐富的遊歷的重量級詩人,他筆下諸多好作品伴隨著遊歷而生,在那樣的年代,林豪的作品對於臺海兩岸與南洋島群的華人社會,造成很重大的影響。

作者的一生,正與台海兩岸的浮沉、中國遭逢兩千年未有之大變局,有著同樣的脈動。詩裡所提的人際網絡對於研究清末到日據初期台灣上層社會與內地互動有很大的貢獻;對照注釋的資料補充,全書更完整的讓當代世態躍然紙上。
 
摘要/林豪之澎湖經歷初探~三任文石書院山長/作者徐慧鈺
林豪是一位浪跡天涯的文人,其足跡遍及臺、澎、金、廈,大江南北,暮年甚至遠極南洋之新加坡。其所經歷之地,處處以詩印爪,寫下不朽之詩篇,將畢生精力奉獻予其所踏過之每一塊土地。此外,其在臺灣、澎湖、金門等地修撰方志、作育英才,為該地之風土人情,可歌可泣之事蹟記錄保留,更功不可沒。尤其是澎湖,林豪曾論曰:「閩海四島,金門、廈門、海壇、澎湖,舊有富貴貧賤之分。則以廈富、金貴,而澎湖獨於貧稱也。」澎湖雖獨為貧瘠,林豪卻不嫌其貧,在其盛壯之年,先後三次來此作育英才、二次編纂廳志。近十年之澎湖經歷,對林豪八十八歲之人生旅途,可算是重要之旅程。

歷來對林豪之研究與論述頗多,或評所修之方志,或對其生平及作品之概述;但較少針對其澎湖經歷而論述。而林豪澎湖經歷當中,有關林豪纂修《澎湖廳志》之經歷,專家學者論述已精詳;茲僅針對其三次擔任文石書院山長之經歷,作初步的探討。

就是清代金門籍舉人林豪在南洋親身目睹之後,所寫下的出洋鄉親艱困的生活面貌。「揮汗汗如水,拭面面如鬼。看看四點餘,洗浴換衣履。躍入龜窩中,醉臥殘花裡」。 
 在〈戲詠南洋方言〉中,有「牽手」一首:「女蘿牽菟絲,攜手成鴛侶。妻貴而夫榮,以身皆妻有。出入必相牽,如倚左右手」,題下有注:「夫婦常稱也」。另一道詩句中則寫到「妻貴而夫榮,以身皆妻有。出入必相牽,如倚左右手」,正是描述這種東南亞的牽手世界。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