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部落
分類選單

楊肇昌父子合葬墓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清末瑞安副將楊康靈之祖父及父楊肇昌、楊惇祐墓


在William兄的帶領下,找到了此楊肇昌父子合葬墓。
楊肇昌、楊惇祐父子合葬於湖下村後,土名「後山尾」。

楊肇昌父子合葬墓
楊康靈事略 楊詩傳
楊康靈於《金門縣志‧人物‧武績》中有傳。
「楊康靈,後浦南門人,以行伍起家,魁梧奇偉,最習海上事,積功累官千總,署海壇守備,從提督王得祿勦賊。黑水洋之戰,蔡牽正窘,忽一艘飛帆至,康靈指揮軍士,邀擊之,沉其艘,賊眾皆覆沒,轉舵助王邱二提督,迫牽船,牽沉死,生擒陳盼等二十餘賊。敘功,賞戴花翎,超補海壇遊擊,轉銅山參將,陞瑞安副將,將赴任,卒。子騰蛟,外委千總。康靈每接仗,痛飲登尾樓指麾舵師,不避砲石,當時有五虎之名,康靈及林廷福、黃志輝、劉高山(各有傳)劉求生,皆水師飛將。求生,水頭人。短小精悍,臨陣轍持火器,登桅尖。擲入賊舟,所當糜爛,功為諸將冠。蔡牽嘗啗以萬金,不為動,鎮帥知,益重之。性踶齧不羈,以千總終。」
錄自福建通志卷首之五之嘉慶十四年九月上諭:「玆據張師誠奏稱:其隨同王得祿舟師內之護總兵孫大剛,此次會勦蔡逆,協力圍攻,亦屬奮勉,著加恩賞還總兵原職,仍賞戴花翎。參將陳琴奮勇攏攻,受傷落海,獲救得生,甚屬出力,著加恩遇有閩、浙兩省水師副將缺出,儘先陞補。守備楊康寧、李增階較眾尤為出力,著加恩遇有遊擊、都司缺出,儘先補用,仍賞戴花翎。」
楊肇昌、楊惇祐父子合葬於湖下村後。湖埔國小後方因為有楊康靈造墓,故本處小地名曰:康靈。楊肇昌、楊惇祐為清朝中葉副將楊康靈之祖父及父,現今墓塚上生大樹,墓碑前傾半掩於土,墓前有蓮柱、獅柱各一對,可惜右側獅柱為落葉堆積,已無可見。墓碑為整方泉州白石所作,兩側無碑翼,而是將墓碑鑲於三合土所作之墓塚之中,碑上銘刻「例贈武義都尉楊府祖肇昌考惇祐」,右下小字為「孝男孝孫康靈立(康字以下埋於土中)」,武義都尉為正三品武職。
關於此墓,志文宗長之《湖峰鄉土志》、宏龍老師《湖峰史話》均有提及,而舊《頂西廳家譜》記載著這麼一段風水傳說:「時后浦南門楊康靈,祖籍惠安,同姓不同宗也。楊康靈以行伍起家,積功累官至千總,欲來湖下晉祖,受枎公所阻不果。後欲葬其父、祖,惇、昌于後山尾,復來遊說,枎公允之,不再阻攔。並捐一風水寶地,作為楊康靈父祖之墓地,葬後雞不能鳴、犬不能吠,後山尾居其墓前者,絕嗣數十戶。」推斷應是康靈之父過世後,康靈葬其父惇佑,並移祖父肇昌黃金甕,與父惇佑合葬其於此。枎公一介布衣,卻喜結交權貴與政府官員善,時與浯島楊康靈等三位文官武將高層往來密切,常驕傲向鄉人炫耀交際能耐,鄉里遂有「一卡畚箕,交三粒紅頂」的故事,即以卑微之身竟與達官顯貴交往,暗譽粗人附庸風雅。傳言扶公因失陰德,享年六十七歲,傳至嫡曾孫而絕,派下來繼者為同宗或異姓嗣承,風水之說是真是邪耶?
【註:枎,即桴。湖峰三房三柱第十八世裔孫。舊譜亦有作「輔」、「符」者。扶公生於乾隆三十八年(1773),卒於道光十九年(1839),享年67歲。】
湖埔國小東側地名俗稱曰:「後山尾」,原居湖峰五、六房,人丁興旺,炊煙裊裊,當此墓埋葬楊康寧祖考後,恰好將自東坑山延伸而下的龍脈截斷,使得「後山尾」一連數日雞不啼、狗不吠,一個月內數十位青年先後亡故,男丁死亡者眾(應是鼠疫或其他傳染性疾病),五房紛紛逃離此處遷往後浦西門,六房分居頂埔下、後浦等處另謀發展,附近居民紛紛走避後浦任憑屋舍倒傾,今日土田之下尚能挖掘到舊時屋宇的地基,現今五房在湖埔國小東側僅存數戶。湖埔國小東側蓋著一幢磚瓦的小屋,尚有供奉五房公眾數十尊神主,遠及清初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年代,有些已難辨認姓名及生卒年八字。
宣統元年(一九○九)中式己酉科第二名鄉貢進士,中書舍人,藍翎五品銜分縣知事任用的楊都試,字篤藩,屬湖峰五房第十七世,妣許氏,後遷居後浦西門,其舊居為二落大厝加護龍,為今日道地金門菜餐廳「全福樓」之所在。其後裔多遷居台灣、南洋居住,留金門之親族亦少。當日下午赴全隆機車行訪談關於「楊康靈墓」的傳說軼聞,老闆楊有成得到說法亦同,現在吃頭均在金城的飯店舉辦,而非在湖下祖厝,五房子孫現散居後浦、台灣、新加坡等地。
民國八十年間裔孫曾在清明節到此掃墓,墓紙掛滿墓塋附近,一時之間引起話題,但無人目睹多少裔孫返鄉掃墓,自然也不知散居台灣或大陸內地?從此後清明也不見有人再現掃墓,以至今日墓塚雜草叢生,漸漸被枯木落葉淹沒,隨著時間更迭,已無人知道楊康靈的功績和造成五、六房遷居的原因,只有村里耆老們口耳相傳斷龍脈破風水傳說而已。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